音乐家们正在探索将区块链技术与加密货币应用到音乐领域,虽已有案例但未来之路还较漫长

156.jpg

一些音乐人正在进入区块链技术的领域,使其作为向公众提供场地和相册的手段。

尽管世界各地的金融公司正在走向区块链的大门,所以知识产权创造者也在考虑类似的技术可能性也就不足为奇了。

如果艺术家可以直接进入区块链作为分销渠道和EDCC来实现自主支付治理,那么他们就可以建立起规避现有权力的网络。区块链技术只是音乐产业转变的一小部分,也会随着技术的发展而不断发展。

近年来的音乐多样化,已有基于区块链技术的试点案例

我们欣赏音乐多年来形式各异,并不断发展。随着音乐流媒体服务越来越受欢迎,即使是近期的iPod Nano和Shuffle等创新技术也不得不放弃。前瞻性的发现表明,MP3文件可能很快就会被淘汰,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强大的MPEG编解码器,比如AAC,据说它能以更低的码率提供更好的质量。

在粉丝们用来倾听音乐的不断变化的媒体所体现出来的转型精神中,艺术家开始将区块链平台视为一种分配手段。如果这种趋势获得增长,唱片公司可能会发现自己成为新兴技术面临破裂的下一个机构。

例如,传奇的德国电子乐队Kraftwerk打算在2018年2月13日在莫斯科的克里姆林宫(Kremlin Palace)上,使用以太坊区块链来管理门票销售。作为引领潮流的尖端音乐人,Kraftwerk进军以色列票务市场可能对粉丝来说并不意外。使用这种方法购买门票的演唱会观众将把他们的“门票存根”存储在移动应用程序中,避免了实体门票的需要,从而减少了浪费。场馆可以通过EDCC管理的门票销售实现一定程度的自主管理。区块链动力门票分配也可能有助于控制二次膨胀的倒票市场,影响消费者和艺术家。

像Bjork和Imogen Heap这样的其他艺术家也努力将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融合到他们的音乐中。

Heap在2015年通过在以太坊区块链上释放她的单个“微型人”创造了历史。该项目是由Heap创建的Mycelia基金会的成功试点。 ConsenSys致力于设计后端,通过EDCC管理分销和交易。

“微型人”区块链项目可能没有看到最顺利的航向(一个错误的界面和普遍缺乏关于如何获得购买单个唯一吸引222个人销售的以太知识,总共130.20美元),但项目带来就区块链和消费者接受度所面临的障碍提出了一些重要的概念。

Bjork 还开始通过与英国创业公司Blockpool的区块链进行分销。截至2017年11月24日,冰岛艺术家的最新专辑《Utopia》目前可以通过用以太,比特币和其他各种加密货币购买。预购专辑的粉丝还将获得100张“音频货币”(价值0.20美元左右),这便于购买限量版相册等。这是一个小而有趣的姿态,其他艺术家可能会受到启发,探索加密货币的渠道,作为向愿意多走一步的粉丝提供独家内容的途径。

未来之路

区块链系统可以扩展到消费者的需求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艺术家利用这些技术的尝试是这个旅程的重要铺垫。尽管第三方已经为艺术家创造了一个全球市场来展示他们的知识产权,在艺术家和粉丝之间增加了一层套利,但是这些服务可能会被区块链平台所补充,甚至被替代。

在此之前,我们可以等待,观看和倾听。


免责声明:本文仅为传播消息之用,不代表知链立场,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原作者以及来源,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我们尊重版权,如有疑问敬请联系,我们将核实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