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诗般的战争:中央银行与加密货币

计量经济学家、数学家Juan Villaverde,从2012年开始致力于分析加密货币。他带领着美国独立评级机构Weiss Ratings的分析师和计算机程序员,他们曾创建加密货币Weiss评级。

谁将胜利?如何胜利以及何时胜利?

世界四大中央银行、地球上最强大的机构:美联储、欧洲中央银行(ECB)、日本银行(BOJ)和英格兰银行(BOE)。四大银行决定的利率影响了超过41万亿美元的国内生产总值,它们每天操纵或影响着超过5万亿美元的货币交易。

凭借这种规模庞大、高度集中的力量来决定世界的命运,它们必须严肃对待每一个想法,并且必须延伸到它们所抨击和不屑一顾的加密货币上。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但首先,看看如下说法:

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负责人表示,他对加密技术的进展“感到担忧”,他敦促年轻人“停止尝试创造金钱”。

其他央行行长一再声明创建加密货币“毫无意义”,理由是“传统资金运作得很好”。

许多华尔街专家对此表示赞同。每次一谈到分布式分类帐技术,他们就会表现得深恶痛绝或是不屑一顾。

另一方面,加密支持者仍对比特币或其他加密货币的崛起给予厚望,相信加密货币有望取代美元成为世界储备货币,并接管金融世界。

观点:双方都有对有错

让我提供一个替代方案,一个更接近货币历史、现状和社会未来的方案。

首先,我们回顾四大央行的历程:

帮助创造了2000年代中期的巨大房地产泡沫

在2007年至2008年的房地产泡沫破裂和债务危机中陷入困境

连续八年印钞,打破所有货币政策规则

如今受困于它们自己创造的新资金泡沫中

这一系列的过错显示它们对加密货币等替代解决方案不具备高人一等的权威。

其次,我们不要忽视这样的事实:虽然四大中央银行避免加密,但其他央行正在加速自己的加密研发。

中国人民银行(PBOC)正忙于申请专利,以创建首个主要受中央控制、官方认可的加密货币版本。

来自瑞典、卢旺达甚至韩国等小国的政府已经通过Cardano、Stellar和IOTA这些有前景的项目接触到开发团队,开发人员积极向其展示如何将分布式分类帐技术集成到日常运营中。

撇开四大央行,可以肯定地说,世界上最具前瞻性的中央银行已经察觉到区块链技术的发展趋势,它们正在寻找一种方式来迎对冲击,而非抵制DLT(分布式账本技术)创新。

当然,它们的目标与大多数加密梦想家的目标截然不同。它们主要希望政府赚钱技术得到升级,而非针对人民分散的资金。

它们希望保留目前拥有的所有控制权,但更高效、安全。

这些央行行长现在渴望用可以高度控制的数字货币取代现金,而非追逐洗钱者和其大量现金。

为了打击加密洗钱者、黑客和间谍,他们梦想用自己政府控制的数字货币扼杀比特币之类的东西。

成功与否还需拭目以待,但以下是最可能出现的情况:

1、中央银行用它们自己的数字货币取得了一些进展。

我不会称之为“加密货币”,因为它不具备加密货币的基本特征,它不是分散的、免授权的,也不会受到审查。本质上讲,它只是数字法定货币。

2、自由开放的分布式账本技术也在不断发展,但方向不同。

它没有必要取代法定货币才能获得成功。相反,更有可能出现两种形式的数字货币共存的情况。

如何实现?答案存在于新闻媒体和出版商最近的发展轨迹中

传统新闻媒体的瓦解和互联网时代的出版提供了很好的示例。

在互联网出现之前,传统新闻机构和出版商主导着信息流,他们极大程度地影响着公众。

规模较小的独立新闻机构和出版商很少超越利基市场。一些人试图通过夫妻经营的广播电台或自己出版的书籍来建立观众群,但他们毫无竞争力。

接下来是万维网,有两件事发生:

首先,报纸、杂志和各种形式的书籍被迫数字化或被淘汰,广播媒体也未免于难。但实际上这些都没有引领潮流。

相反,引领潮流的是那些以互联网平台、网络广播公司和社交媒体为发展起点的新贵。

需要对来自数百万来源的大量信息进行分类,谷歌由此诞生。

用户希望与朋友、家人和更广泛的公众分享个人信息,因此Facebook、Twitter、微信和Line这样的程序应运而生。

网购曾被嘲笑成痴人说梦,但是亚马逊一家商店都没开设,却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零售商。

短短几年内,世界各地的人们迎来了新的曙光,他们曾被图书馆和教育拒之门外、无法发声,甚至无法购买大多数商品。

如今,传统与数字化两个世界共存;

·大量传统守旧者,他们姗姗来迟却又不愿意采用新技术

·少量创新者,领导并创造着朝气蓬勃的产业

最终,前者必然会落后,如同电视出现后带来了无线电的萧条。

但几十年来,两者应该继续共存。

这同我预测中央银行和加密货币未来的模式相吻合:

中央银行将挖掘部分加密货币技术,它们会选择喜欢的,并严格采用可保留其控制权的部分。尽管结果有待观察,但肯定会进行尝试。

加密货币开发者和支持者将引领并创造他们自己的世界,即未来的智能经济。非银行或货币服务机构、分散的货币交易所,股票、债券、商品、房地产和收藏品的分散市场,更不用说旅行、住宿、工作、约会等等。

突然之间,在短短几年内,世界各地的人们,以前无法借钱、筹集或转移资金、没有希望开办自己的企业、没有办法在全球范围内买卖服务,这些情况均将首次得到改善。

最终,旧的传统模式可能会萎缩并落后,但两者应该共存几十年。

我认为这是最可能出现的情况。无论我正确与否,事实上,开放分布式分类帐技术将改变金融和价值转移的世界。它会像互联网改变传统新闻媒体、出版商和获取信息的方式一样。

不管四大央行怎样殚精竭虑地捍卫现状,数字货币、加密货币和DLT应用的快速发展都势不可挡。

还有另外一个问题是四大央行数万亿美元的资金印刷,导致世界各国政府在眨眼之间累积了无法偿还的债务。这些债务造成的后果是Dr. Weiss和我的同事Sean Brodrick提出的投资者简报的主题,你可以点击这里进行回放。

更多精彩内容:千禧财经

免责声明:本文仅为传播消息之用,不代表知链立场,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原作者以及来源,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我们尊重版权,如有疑问敬请联系,我们将核实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