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的真正价值:为经济全球化与国家制度矛盾提供全新的解决方案

比特币发展到今天这种规模及影响力,或许超出了“中本聪”的预设。我们回过头来看,比特币除了炒币之外到底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价值?

一、加密货币,但比特币不属于真正意义上的货币。比特币并不具备记账单位、交换媒介、价值储藏三大货币属性,甚至没有货币基本的计数单位。更为重要的是,货币诞生于商品交换,服务于市场,而比特币是一种封闭式、脱离市场的发行机制,并不能满足市场交易的需求。比特币被认为是通缩型货币,具有对抗通胀的作用。比特币脱离市场而发行,与通胀没有关系。最重要的是,加密货币领域的货币超发比法币更为惊人。

二、区块链技术,但这条路其实非常遥远。通观比特币白皮书,你会发现,其实“中本聪”并没有描述区块链技术及其价值,更多地讲述比特币网络的性能特征。区块链技术更多地后人从比特币身上总结出来,从分布式账本到智能合约,加上加密技术、各类共识算法,添加一些不可篡改、匿名等特征。那些鼓吹区块链技术多伟大的人,不知道是否真正了解区块链技术。当今区块链技术还处于刀耕火种的年代,分布式计算能实现转账,智能合约能实现发币,并不代表区块链技术能实现各类交易、各种合约。在人类狡黠面前,区块链技术只能算是个婴儿,但不可否认这是一项好的技术。

三、通证经济,但它到底经济在哪?通证经济被搬上各种论坛峰会上,但是没几个人能够讲清楚什么是通证经济,什么是通证权益,通证权益有什么好处,通证经济有什么价值。除了高风险的融资,通证经济能够社会带来什么价值。7月ICO融资缩减到1亿多美金,通证经济的信任面临挑战。更为讽刺的是,业内嘴上鼓吹通证经济的人,不管是矿机厂商,还是各种资本、交易所,基本都采用古典互联网、古典金融思维,采用传统IPO、股权投资的方式跑马圈地。其实,比特币只是假手于人,实际上与通证经济无关。

不是货币、不是技术,不是经济,那么比特币到底有什么价值?

一、引发数字产权私有化革命,颠覆传统社会治理结构

或许在比特币出现之前,很少人思考过,为什么钱要存银行?能否存在一个“私人的隐秘的网上银行”?为什么政府和银行要求你说明巨额资金来源,否则涉嫌洗钱?为什么百度、谷歌、Facebook里的数据不能归我私人所有?如果归我私人所有,那么我该如何保管它?

如今比特币给你答案。比特币真在的价值,不是加密货币,而是这套点对点的现金支付系统。比特币,这套点对点的现金支付系统,是独立于银行之外的私人系统,具有匿名、全球流通的特征。比特币网络给当今私有产权体系带来两大影响:

一是重新界定私有产权,实现产权彻底私有化。我们认为,区块链应该是启蒙思想2.0,其中核心就是重新界定私有产权。过去,我们已经实现了各种产权的私有化,资本主义国家对私有产权的保护达到根深蒂固的境地。当今,全球范围内对产权私有已经形成了既定的法律界定以及民法体系。按照当前的通行法律,所谓私有产权,是指所有人具有占有权、处置权、收益权、使用权四项权力。但是,现实问题是,如果你有一笔财产,必须经过国家法定纳税、备案或进入法定系统如银行、股票、保险等才属于你的合法私有财产,换言之,私有财产必须接受国家的监管。而比特币网络告诉我们,真正的财产私有不但具有占有权、处置权、收益权、使用权四项权力,还有保护财产隐私的权力,隐匿财产依然有四项权力。简单说,你有一笔财产,可能是遗产,也可能是受人馈赠,你有权力不让任何知道,有权力将这笔财产存入一个安全的隐匿的“私人银行”,这就是比特币网络。那么,各国法律需要对私有产权进行重新界定。

二是数字资产私有化,推动数字经济发展。如果各国不允许私人货币流通,那么比特币网络是否没有价值?比特币网络以其分布式数据存储,给人们打开了一个数字资产私人钱包的想象空间。事实上,这也是一个当今互联网非常棘手的问题。互联网商业模式推崇大平台、大数据,从而控制了数以亿计用户的数据及数字资产。这些数据的安全及归属问题,备受私人及政府关注。如今分布式数据存储告诉我们,这些数据及数字资产应该归属私人所有,并且可以提供一个私人的数据存储、转移、授权及交易。根据制度经济学产权理论,数字资产私有化必然推动数字经济快速发展。

二是挑战当今国家治理模式。数字产权彻底私有化,引发对私有产权的重新界定,对民法挑战极大。如果私有财产具有隐匿自由,依赖于私有产权之上的社会契约被瓦解,而社会契约是当今国家治理模式的核心。社会契约解释了国家的存在,以及国家与个人之间的关系。简单可以理解为,公民与政府之间签订社会契约,公民通过纳税来履行契约,政府以税收作为经费建立国家机器来保护公民权益。目前,世界主要国家的税收都是以财产为基础,财产税、资源税、所得税都直接与财产挂钩,而流转税也与财产息息相关。如果私人资产进入比特币网络,可以匿名转移、交易,那么税收体系基本瓦解,当今国家治理模式受到挑战。

二、为全球经济矛盾提供全新的解决方案

当今全球经济矛盾,本质上是经济全球化特别是金融全球化与国家制度之间的矛盾。简单理解是,国家制度以疆域、公民国籍为基础,建立法定货币主权、税收主权以及各种管辖权。经济全球化,特别是近半个世纪的商品贸易全球化,一定程度上打破了国家制度之下的主权限制,更多的国家开发一些自主权,包括降低关税、开放离岸港口等,融入经济全球化大潮。然而,国家制度本质上是维护本国利益,经济全球化并不是绝对的双赢,或者绝对对本国发展有利,那么经济全球化特别是近十几年的金融全球化,给国家体制带来严峻的挑战。

最为典型的例子,就是当下中美贸易战。美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并不是掉进了“修昔底德陷阱”,也不是美国反全球化,更不是故意针对中国开战。而是,在当今全球化秩序中,经济全球化与美国国家制度及利益形成矛盾,进一步讲就是,美国政治民主化与全球经济自由化特别是金融全球化构成了矛盾。美国在全球贸易中,大量购入廉价商品的同时,大量吸纳美元在全球就进行投资,这个过程中,美国中产阶级特别是制造业工人利益受损,而华尔街金融巨头在金融全球化中获利颇丰。美国需要通过民主政治的手段,选举一个总统改变这种格局,改变当前这种全球化秩序,而作为美国最大的贸易国——中国就成了美国的靶心。

表面上看是中美贸易战,本质上是金融全球化与国家制度构成矛盾。金融全球化关系国家命脉,其中货币国际化和资本自由流通成为了核心。当今世界金融,一国一法币的货币格局,与金融全球化构成尖锐的矛盾。任何一国都希望本国法币国际化,实现国际贸易结算和储备,进而向全世界收取铸币税,就如当今的美元。但是又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法币,具备足够的国家信用来支撑这个庞大的世界经济体系。强如美元当年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各国主要货币与美元挂钩,最终美元的信用还是无法承受世界经济体系之重,最终崩溃。另外一个就是,资本自由流通,货币主权、资本自由流通、固定汇率构成三元悖论,为什么会形成三元悖论,本质上是货币全球化与国家利益构成矛盾。

全球化与国家制度设计这种矛盾似乎到无解的地步。要解开这个矛盾,必须打破现有的国家法币体系,形成全球资本自由流通。蒙代尔在欧洲做了统一货币的试验,欧元统一欧洲各国货币,然而这种货币一体化依然与国家制度构成尖锐矛盾,意大利、希腊等落后经济体无法跟上欧元节奏,最终拖垮了本国经济,引发债务危机。

根本上,经济全球化、贸易全球化、金融全球化,需要一个全球自由流通的货币体系做支撑。而比特币给了一种全新的解决方案,一个无疆域限制、无国家授权的货币体系,一个全球化资本自由流通的网络。这个解决方案,当然不会是比特币,但是却给世界一种全新的启示,这种其实就是打破国家制度限制,实现货币与资本的全球自由流通,才能化解当今全球经济困局。实际上,早在18、19世纪红海范围以及英法意比殖民地广泛流通的玛丽亚·特丽萨银币,就是一种脱离国家背书的实现跨国流通的自由货币典范。而比特币更进一步,将货币至于私人网络及账户之中。经济全球化的今天,已经从原来简单的贸易全球化发展到金融全球化,金融全球化涉及到的国际货币结算、国际金融资本投资、国际产业资本投资以及经常账户、资本账户,与以疆域、国籍为基础的国家制度设计构成矛盾。比特币给世人的启发是,提供一种全球性的自由货币以及资本流通网络,来适应经济全球化的发展。

更多精彩内容:千禧财经

免责声明:本文仅为传播消息之用,不代表知链立场,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原作者以及来源,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我们尊重版权,如有疑问敬请联系,我们将核实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