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币圈布道者的沉浮——高峰的隔壁是深渊

摘要:当我再次看他的时候,他好像多日未眠一般,眼窝深陷,呆滞的目光只在看到我的一刻亮了起来:“你能不能帮我找到那个人?”

认识小宇十年的人会说,那是个好孩子。


认识小宇一年的人会说,那是个疯子。


当我再次看他的时候,他好像多日未眠一般,眼窝深陷,呆滞的目光只在看到我的一刻亮了起来:“你能不能帮我找到那个人?”


贫穷是病 他病入膏肓却逢重生


小宇是个重庆娃子,没上过大学,没想过大出息,闲了就满山城晃荡着,饿了来一碗豌杂面,擦擦嘴,揪几个发小出来搓个麻将耍一耍,生活好不乐呵。


大约15年,小宇做过售楼员,这工作挺好,西装革履看着体面又离家近。可是小宇笑不出来,新楼盘与他家一墙之隔,拆迁就到这了。新楼盘阔气亮堂,死死地遮住了他家那半塌的矮楼,像个垂暮的老妪,吊着一口气,十年没咽下去。他像个赶回来奔丧的年轻人,哭也不是,恼也不是,更笑不出来。


一个下午,发小幺鸡穿着纪梵希,开着宝马,剔着牙领着新女友在小宇手上买了个房的时候,小宇的心态崩了,他病了。娶媳妇和新房子,他也想要,却没那个命。35年工人工龄的老父亲,一咬牙拿出所有的积蓄,又借了一笔钱,在隔壁付了个首付,父亲琢磨着,等老房子拆迁了再还上呗。


然而,这依旧不能治愈小宇的病,对贫穷的恐惧,像一种毒瘤在那一天下午滋生壮大,不断地蚕食着他的理智。


与众多币圈暴富者一样,17年初,小宇看着把宝马换成的路虎的幺鸡,问出了其中门道,币。


那时候比特币已经爬上了1000美元大关,初入币圈的小宇跟着幺鸡,小宇拿出牙缝儿里省下的五万元,买了ETH,那时候ETH不过8美元而已,5月底,ETH价格达200美元。


小宇赚到了他人生的第一个一百万,财富的滋味,让他再也不想回到老房子里,品尝贫穷的味道,从那时起低矮的老房子他再也没有回去过,即便那里面住着他的父亲母亲。


他做了一个决定,他卖掉了新房。却并没有替父亲还上房子首付的空洞,他要用在这些赚更多的钱。


他加入了无数个炒币群、项目群、理财群,钻研白皮书,与项目方打好关系。最终他将手中的筹码投入币市,其中,他以1.25美元的价格入手了50万元NEO,三个月后,于46.98的高点将NEO抛出,于20.6美元价格接回,继而all in TRX、GXS及HSR等项目。


一轮接一轮的被幸运球击中般的操作,他最初的5万元已经裂变至1000万,那是那个穷小子从来不曾想过的数字。更没想到的是,他终于追求到了他的女神。


重庆青年一夜暴富的神话开始在圈子里传播,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咨询他炒币秘诀,那些人开始恭敬的叫他宇老师,从来不曾有人如此恭敬过他。


小宇老师开始拉起了社群,在社群中不断地传授着致富经,随即又做起了代投,他从项目方手里拿到私募额度,分发给各位赚取其中差价,他说,这叫共同富裕。


币圈传道者之路


大震荡之后,他开始思考新的模式,他开始研究如何让钱赚得更长久,如何让钱生更多钱,他想要更多。


几轮代投下来,跟随他暴富的人更加信任他了,也有了更多的人加入了他的社群,社群人数暴涨,他成了十几个群里的王,在他开始在千聊软件上开课,他招聘了几个助教志愿者,并邀请项目方做宣讲,带领大家炒币成了他的主业,不眠不休,这其中的灰色操作只有他自己清楚。不久后,在内盘上发行了自己的代币,每次都会在课上赠送代币,十万十万的送。拿到币的附庸们,常常异常欣喜之余又不知所措,内盘的币,有什么用呢?


小宇坚信,有一天,一定会值钱的。


小宇开课之余,开始写文章发布在知识星球和公众号上,知识付费是趋势,他也要靠着写作换取更大的财富,他在电脑桌面上,李笑来隔壁贴上了罗振宇的照片。


“这是先驱,是传道者。”“你疯了,咱俩高中一起辍学的你忘了么?”幺鸡说。


对了,17年底,小宇结婚了,而在婚礼之前,他穿着礼服为大家在“千聊”又上了一课,才匆匆赶赴婚礼现场,离错过吉时仅五分钟。小宇的婚礼很不一样,我也收到了请柬,一次圆桌会议互相加了微信,时不时小宇会推送给我一些行情,这回他推给我的是一个二维码,那是他的钱包地址。


“圈里人要有圈里人的玩法,”他发过来语音说,“啥币都行,他不差钱。”


高峰的隔壁是深渊


丁酉戊戌交接,币市陷入新的熊市,随即的重生,不是他的重生,而是整个市场的重生。但小宇坚信是自己的一直的策略正确。


神经衰弱那时候开始找上了他,凌晨四点依旧是他活跃的时间,而睡眠好像被金钱赶得无影踪,睡觉是什么?又不能赚钱。焦虑与财富呈正比不断攀升,他依旧不满足,他开始相信自己便是那个与众人不一样的人,是要站在山顶的人。


小宇开始着手建立自己的投资公司,不断地接触项目方,挑选项目,没有人知道他有多少钱,他号称可以有近十亿的资金号召力。他的投资公司,基于他的社群,而整个的不同于传统投资的公司的套路模式也为他日后埋下了隐患。


各位投资人项目方推杯换盏之际,他又做了一个决定,卖老房子!


这一次卖房暴富的神话没有眷顾他,在杠杆的世界里赔了个底掉儿。他带着五百万资金,进入了杠杠市场,做了2倍杠杆,小试牛刀,自然是赌赢了,但是那最后一次侥幸。巨大的暴利,令他失智,他带了千万入场,一咬牙最终下了20倍的赌注,恰逢币市再度坍塌……


他从未拥有过那么多钱,却欠了更多。


当愤怒的投资人们提着刀带着满山城的围剿他的时候,小宇含泪把大肚的妻子交给了幺鸡,替他送回了老家,一个人无处藏身。


一个月后,他失去了妻子的全部联系。


做个知足的胆小鬼


“你写东西帮我找找她吧,我不敢联系任何人,她大着肚子”小宇哽咽着。


“好,你好好的吧”我拍拍他。


后来,我辗转得知,女孩已经堕了胎,换了个地方重新生活了,就好像从来不曾参加这场闹剧一般,而我没有告诉他。


而幺鸡,一如他的名子,麻将里最小的一张牌,他胆子足够小,在18年初的那场熊市回暖之后,他便再无勇气在币圈厮杀,小宇开启了投资公司,而幺鸡清盘了所有币,买了两套房和一套别墅,开了间餐馆,币圈进入了熊市,楼市却相对稳定,幺鸡的房产小幅增值。


勇气和胆小,说不清哪一个更好。


在这个浮浮沉沉的圈子,做个知足的胆小鬼可能更好些。


浪潮汹涌的币圈,一不小心会湿了鞋,一不小心便翻了船,在币圈一个知足常乐是很重要的,幺鸡的心理预期是不过是一套房子一个车子,最终他斗胆向前又走了几步,多赚了一些立即撤出,开始认真的享受人生,而与此同时小宇的人生却在这多一点的尝试中吃尽了苦头。


有人靠杠杆富了起来,一瞬间的暴富令人眼晕。有人靠杠杆倾家荡产,从来不曾有用如此多的财富,却要背负成倍的赌注。不要笑着说:成王败寇,杠杆就是一场赌局,这场赌局里,碰巧你不是赢家,那等待你的,便是万劫不复。可杠杠的魅力偏偏在于,你不曾拥有,却可以放肆的觊觎。


更多精彩内容:千禧财经

免责声明:本文仅为传播消息之用,不代表知链立场,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原作者以及来源,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我们尊重版权,如有疑问敬请联系,我们将核实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