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勇”之后,区块链才是真药神?

1.jpg

“程勇”是这段时间刷屏最多的风云人物,无他,唯《我不是药神》火爆尔。

电影《我不是药神》中,程勇从一个卖保健品的小店老板,依靠走私印度版的格列宁“发家致富”的故事。电影能引起广大观众的共鸣,不只是“药神程勇”有原型人物,更多的是因为高价药所引起的一系列社会关注。

电影的最后虽然说明了进口药已经列入医保,但在电影中揭露的诸多医药市场矛盾仍未解决。医药市场作为一个利益错综复杂、医疗资源分配不均的行业,病患与药厂以及监管部门之间仍普遍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对廉价药需求甚广的“穷病”病患、需要维护自身知识产权的“无奈”药厂,以及需要不断完善监管政策和制度、权衡利弊关系的监管部门。三者之间长期难解的市场矛盾,让医药行业中创新的“程勇”们不断去寻找变革点。

四大优势,区块链以“药神”登顶?

在寻求医药变革的队伍中,通过技术赋能来公开医药生产和运输成本,并利用技术赋能来优化生产工艺流程的观点被广泛认同。而在这个互联网技术快速发展的时代中,区块链毋庸置疑成为了技术界网红。区块链技术的公开性、共享性和不可篡改性等特性,让该项技术在电影《我不是药神》播出之后迎来了落地医药领域的呼声。

首先,区块链共识机制以及技术的高度透明性可以解决高价药问题。在传统医药市场中,由于医药成分成本的不透明性,导致市场上存在不少成本低廉、卖价却十分高昂的药品。高额的药价利润,让掌握75%医药销售渠道的公立医院形成“以药养医”的销售垄断现象,对平价的救命药却鲜有问津。市场数据显示,公立医院在买卖药品的交易过程中,高价药虽然只占据其采购品规的20%,但其销售利润却能达到70-80%,而品规占比高达八成的低价仿制药,销售收入却仅有二三成。

而将区块链应用到医药领域,能够利用区块链技术的共识机制,将药品从采摘到出厂销售过程的药物原料、加工等各个环节的成本实现高度透明化。“区块链+医药”不仅能让医药消费者了解药物生产成本,实现对医药消费溯源,保障医药消费者药有所依,同时还能避免制药公司和医院乱抬药价的现象,促进医药市场的良性发展。

其次,区块链信息不可篡改性能有效控制进口药研发成本。利用区块链的共识机制能实现医药市场的高度透明化,而区块链的信息不可篡改性,能够帮助药厂在对药物研发过程的数据进行记录和获取。同时区块链的信息共享性能帮助药厂节省在药物进行临床试验的时间,并将试验结果进行选择性开放,对进口药的研发技术降本增效,从而有效控制进口药的研发成本。

再者,区块链去中心化、分布式加密算法能够保障消费者信息的安全性,同时也能为医药行业创造一个高度安全的大数据环境。消费者在就医购药过程中,医院会将患者的健康档案等较为隐私的就医信息进行打包保存。对于医院等销售药物的平台而言,在大数据时代中掌握不同用户数据能在市场上创造更多价值,让平台不断发展壮大。但对于消费者而言,将隐私的个人数据交予第三方平台,不但存在个人信息泄露的问题,而且在个人数据价值上并没有享受到提供数据所应有的市场收益。

利用区块链的去中心化机制,能够让消费者对自身数据实现自我管理,降低第三方平台管理患者隐私数据存在的信息泄露风险。同时消费者在对个人信息管理时,区块链的分布式算法能够为用户分配一个个人密钥,用户根据自身需求对信息进行公开化,保障用户进行数据交易过程中的安全性。此外,区块链的溯源性能让消费者在提供价值数据时获得相应回报,并保障数据原有者的“版权”利益。在去中心化的区块链医药市场中,消费者数据安全性得以保证,药厂知识产权的版权利益受到保护,传统中心化平台数据存储成本降低,医药市场的大数据环境将呈公平、高度安全的发展趋势。

最后,区块链的信息共享性能帮助医疗企业实现精准推广。前瞻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2月底,我国医药行业规模以上企业数量达到7483家,其中亏损企业数量1437家,亏损占比达到19.2%,2018年前两个月医药行业亏损总额33.3亿元。而根据整个医药行业市场评估,每年约有3000亿美元的药物因无法达到预期效果而被浪费,同时存在不少患者因服用药物而受到不良副作用的毒害。在医药消费者对医药价值需求日趋增长的同时,医药研发精准化成为制药企业的市场趋势。

在当前的医药精准化研发市场中,制药企业虽然缓解了医药市场对药品的价值需求,但是各个制药企业在用户大数据上仍无法实现共享,这使得企业在制药过程中的精准化效率不高,特效药研发速率缓慢。而在区块链上,患者可以将自身的健康大数据进行共享,超级节点对各个患者节点的数据进行打包整合。制药企业通过购买数据来实现精准化研发,并且在研发出医药成品之后,药厂还能利用区块链的共享性,将各种特效药推广到不同需求患者的市场中。

以区块构建共识,医药区块链即将到来?

区块链技术发展到迄今为止,已经逐渐摆脱了以数字货币为起点的1.0时代,走向“区块链+”的落地之路。金融、保险等各领域先后宣布区块链技术成功落地,让以药物作为流通价值枢纽(即token)的医药行业迎来了曙光。

与保险、金融行业不同的是,医药行业中将药品作为一个实物价值枢纽在区块链内流通,能更好地实现区块链去币化落地的真正价值。但因为医药行业会涉及到消费者的健康安全,因此需要消费者、药厂和医药经销商之间达成高度共识,并通过多种区块链模式进行变革,构筑出多元化的医药区块链互联网络。

其一,制药企业构建高效安全的医药私有链。私有链是指由某个组织或机构控制写入权限的区块链。基于私有链的写入权限有某一机构进行控制的特点,将制药企业加入私有链中,既能够加快药品流向市场的流通速度,又能有效保证制药企业的配方安全,防止单一节点出现隐瞒或篡改数据的问题。同时,私有链还能帮助制药企业降低交易成本,并能在交易发生错误时,通过身份认证快速清查来源和解决问题。

其二,为消费者打造公开、公平的医药公有链。公有链拥有公开、公正且访问门槛低的特性,能够让所有人随时进入系统中获取公开数据。同时其完全去中心化的特性,能够保证医药消费者在进行医药交易过程中的公平性,还能避免控制机构对链内的交易数据进行篡改和盗用。此外,可以利用医保机制来取代公有链中的代币机制,鼓励参与者竞争记账来实现监管,从而保障交易数据的安全性。

其三,医药经销商共建可共同监管的联盟链平台。医药经销商通过联盟组成的医药联盟链,能够帮助当前医药市场上存在的药品分布不均、流通效率较低的问题。因为在医药联盟链中,各个经销机构能够共同参与管理整个联盟链,并且每个机构作为一个大的节点,都会运行一个或者多个小节点,这样分布式的管理方式,能够保障各个机构的数据在系统内被其他机构进行读写和交易,从而实现各机构见的相互监管。

从整体上看,在消费者、制药企业和医药经销商之间的共识机制尚未达成之时,多种区块链模式能够保障整个医药区块链向多元化方向发展。但从个体上看,三大模式的区块链仍然存在问题。

首先,私有链虽然能够为制药企业提供高效安全的数据存储场景,但是由某一组织或机构控制写入权限,该机构将成为中心节点,中心节点掌握的大量药厂数据,将会成为黑客等不法分子攻击的首要目标。彼时,大量药厂企业将会面临知识产权受侵,企业生存也将会成为巨大问题。

其次,公有链的访问门槛较低,让大量的消费者和非消费者均能在该链上查询所有的公开数据,但由门槛较低带来的则是监管问题。公有链直接对接C端用户,所产生的监管成本、数据运行成本以及大数据采集成本,相较于以B端用户为主的私有链和联盟链而言,都颇为高昂。

最后,机构之间组成区块链联盟,能够帮助各个机构取长补短,解决公有链存在的监管问题,同时还能避免机构随意篡改数据的问题。而联盟链不仅会涉及到企业安全,还会涉及到用户安全问题,甚至涉及到企业的管理问题,所以在大数据的安全性上,联盟链在安全要求上远高于私有链和公有链。

总而言之,无论是电影中的程勇,还是电影原型陆勇,抑或是为整个医药行业改革而付出努力的先行者,都是希望能够帮助医药消费者解决药品短缺问题。而多种区块链模式既能保障整个医药行业“区块链+医药”的多元化发展,同时不同的区块链模式应用,还能帮助不同需求的医药消费者迅速找到所需药品,节约治疗时间,同时还能促进医药行业中的各相关企业形成正和博弈,加快普惠、大健康医药时代的到来。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免责声明:本文仅为传播消息之用,不代表知链立场,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原作者以及来源,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我们尊重版权,如有疑问敬请联系,我们将核实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