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比特、比原链创始人长铗:不信上帝,然憎鬼神,惟区块链令我陶醉

2018年,一场始料未及而又具有颠覆性意义的技术革命,正在疯狂来袭,主角就是——区块链


当 IT 人、金融人、法律人坐一起喝酒打屁:


Q:你是搞互联网金融的吗?还在谈 P2P 、股权众筹?

A:太 low 了。


Q:谈余额宝、微信支付?

A:low 爆了,这年头谁还谈这个。


Q:现在的潮流是什么?

A:区块链!


Q:知道央行最近在搞啥么?

A:研究数字货币的发行。听清楚咯,是数字货币,不是电子货币。


Q:知道数字货币的关键技术是啥么?

A:这都不知道?区块链!


若对方被你的气势压住,便会下意识地弱问一句:“那…什么是区块链?”。


不用着急解释,眼神放飘忽,慢慢转动手中的马蒂尼酒杯,用一种坚定而神秘的语气说:“区块链不是技术,是一种哲学观。”


或者要想秀区块链,请用赵忠祥动物世界播音系声调说出下面这句:互联网实现了信息的传播,区块链实现了价值的转移。


也可以秀一段自我否定:


你说什么?区块链去信任化、去中介化?别天真了。只不过是信任人类的组织体系转移到信任区块链体系,信任机构和中介机构由人转到区块链罢了。信任、中介没有消失,而是使信任更低成本的体现在我们生活里、我们社会的每个层面里。



简单点说吧,你不需要信任那些愚蠢不靠谱的人类,信任区块链就够了。


本期《中国区块链风云榜》邀请到巴比特、比原链创始人,知名科幻作家,区块链理论研究者:长铗。区块链“不可能三角”理念提出者,出版有国内第一本比特币专著《比特币:一个真实而虚幻的金融世界》、《区块链:从数字货币到信用社会》以及科幻小说集《星际掠食》等,曾获2006、2007、2008中国科幻小说最高奖“银河奖”。



不喜课堂,尤爱窗外,难为了一扇混浊的窗玻璃和眼睛。不信上帝,然憎鬼神,惟头上之星空令我陶醉。常神游太虚,恍恍乎遗世独立。忽南柯一梦,惟口水和激情泛滥成灾。 常与一群聪明人争论一个愚蠢的问题,最后一起变成幸福的傻瓜。 常对时空有一番自己的见解,那就是:我已没有思考时间和空间的时间和空间了。 感谢科幻世界教我一个卡诺(Carnot S)循环:买科幻,读大师,写小说,投稿,得稿费,买科幻……生生不息。问题是,把我的热转化为有用功,是一个热机难题。


这曾是长铗自传中的一段话,大家或许不知,这样一个文艺的激情飞扬的理想主义者,竟然和区块链有关系。那么本期中国区块链风云榜中长铗针对区块链行业又为我们带来了哪些不同的行业观点呢?


Q:您从11年就关注比特币,最初对数字货币的理解到现在有什么变化么?未来趋势您是怎样判断的?


比特币等数字货币是一种自我实现的预言,没有人为它定义,或者说所有人为定义。没有人为它定价,或者说所有人为它定价。没有人为它开发,或者说所有人为它开发。我对比特币理解与看法基本没有什么改变,我相信这是大势所趋。比特币会不会崩盘,会。过去七年我们已经经历过三四波崩盘。比特币前景是否看好,答案同样是肯定的。但比特币只是区块链技术立起来的第一张牌,是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未来还会有第二张,第三张。有些人认为第二张牌是以以太坊为代表的支持智能合约的区块链,是通过区块链实现数字资产/代币的发行流通,可编程智能合约大大扩展了区块链的应用边界。我赞同这种观点,并且相信马上就要进入第三个阶段,即通过区块链实现现实资产的登记与流通,让区块链技术服务于现实经济,脱虚向实,多米诺骨牌的第三张即将倒下。



Q:关于比特币分叉,您是如何判断的它的价值的?


目前大多数分叉是纯粹的投机行为,只有极少数分叉链有其发展理念与开发力量的支持,后者是有其存在价值的。需要指出的是,比特币分叉与以太坊分叉是两种不同的行为,前者是共识的分歧,分叉出新链,对原链几乎没有什么影响;后者是出于技术升级、修复BUG的需要,分叉出新链取代原链,相当于换轨。


Q:比原链要建造起一个多元化资产的登记、流通网络,在这个过程中,不同token的价值锚定是怎样实现的呢?


比原链上登记的资产会有两种,一种是比特资产,即区块链代币,一种是原子资产,即股权、债权、收益权、证券化资产(ABS)、知识产权等现实资产。对于前者,还是以比特币作为价值锚定,虽然比特币的波动比较大,但得承认,随着比特币市值的增长,它的波动性已经优于不少国家的法币。对于原子资产,我们仍然遵守现实经济的运行逻辑,以人民币等法币作为价值之锚。


Q:最近巴比特最近收购了信链社,在信息服务方面有什么计划?


信息服务的内涵非常广阔,我们计划构建多维传播体系,在媒介上向视频、直播、图书出版、行业会议等延伸;在创业者服务上,向创投咨询、FA、孵化、培训教育延伸;在投资者服务上向智能投顾、价值投资、智库研究、金融终端延伸。 收购信链社,我们看重的是信链社的团队,我们对区块链媒体的理念非常一致,王雷老师是有20多年经验的资深媒体人,他与信链社的加入,将意味着巴比特不再是一个以区块链爱好者、研究者为主的团队,而会朝更深度、更敏锐的专业媒体团队转型升级。


Q:巴比特、比原链,您想要搭建的生态是怎样的?2018重点是什么?


巴比特定位是做区块链的信息基础设施,做区块链行业的入口,服务于投资者与创业者,做区块链的信息传播与技术普及,让公众更快速、更准确的了解区块链行业发展动态是我们的使命。比原链的定位是做区块链的资产基础设施,这是基于我们对未来的判断,区块链多米诺骨牌的第三张将是推动现实资产上链,提高各类金融资产、产权类资产的流通效率。2018年,我们将继续巩固巴比特的行业地位与影响力,争取服务于最广大人群,让区块链不再囿于技术极客小圈子,而变成公众眼中司空见惯的事物。比原链将完成主链的开发上线,并以某个资产的垂直领域为切入口,实现不同场景的资产发行、登记与流通,在监管沙盒的框架下,合法合规的运行。


Q:之前知乎上建议6000元投资比特币的截图来源就是您的建议,如果现在有人还问6000元如何理财,您的建议是什么样的?



如果一个人的历史预言都那么成功,那么就应该看他最近在干什么,而不是傻傻的发私信试图得到一个肯定的回答。哈哈。还是用一个我在知乎上的回答作为答复吧:末流的头脑迷信运气,二流的头脑崇尚概率,一流的头脑奉行期望。


Q:越来越多的机构表现出对区块链的兴趣,在参与进来的过程中,您有什么样的建议么?


我的建议是机构一定要摒弃头脑中的互联网思维,去拥抱区块链思维。因为区块链的运行机制、商业模式、发展路径较互联网项目有很大不同,甚至可以说是呈镜像关系。比如说,有些人认为比特币这样的先行者,也有可能被后来的技术更先进的区块链取而代之,就好比90年代的浏览器之战,先行者Netscape没有笑到最后。这就是一种典型的互联网思维,比特币作为数字货币之锚的地位很难被取代,这是因为比特币并不是一种软件,而是一种协议。它的开发者不是一个公司或机构,而是一个开放社区。它也不需要像软件一样申请专利,建立竞争壁垒,相反,它的代码是开源的,谁都可以照搬、仿效它的代码。山寨币的涌现并不能稀释它的价值,又难以挑战它的地位。它的协议升级需要全网共识的通过,因而非常难以对它的基本参数进行修改。对于传统互联网项目,做协议相当于做公益,是几乎没有商业价值的。做应用层者则垄断了大部分商业利润。在区块链领域则是相反,做底层协议层的更有商业价值。因为代码即权力,开发者既掌握着协议的标准,项目的主导权,还可以通过内置的代币激励系统,快速建立一个集用户 、投资者、软件开发者、硬件开发者、矿工于一体的庞大社区,这种激励完全是自发的,自组织的,自运行的。我也与一些机构接触过,发现越知名的机构,他们对区块链的理解就越迟钝。越新兴的机构,反而更能迅速切换思维,理解区块链泡沫背后的本质。我想这可能就是一种知见障,过去的成功反而构成理解新事物的障碍。


另外还有一个建议是,不要把区块链当万能钥匙,区块链+,并不能加任何领域。区块链是一种价值传输协议,互联网是一种信息传输协议,这种区别决定了区块链并不是要取互联网而代之,相反,它是互联网的补充。既然是价值传输协议,就意味着信息类、数据类等非竞争性资源,很难用区块链来处理。所以,我对社交类、数据类、游戏类产品应用区块链技术是持保留意见的。

免责声明:本文仅为传播消息之用,不代表知链立场,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原作者以及来源,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我们尊重版权,如有疑问敬请联系,我们将核实并删除。